黑得了黑客,却黑不过贪污犯

威尼斯人游戏 dede58.com 浏览

小编:2014年底,监狱服装监区的某犯人突发脑溢血,狱警和犯医抬着他,满头大汗地朝医院赶去。 我们一群骨干犯 (编者注:类似车间的管理人员,协助监狱警察管理生产上的各类事宜)

2014年底,监狱服装监区的某犯人突发脑溢血,狱警和犯医抬着他,满头大汗地朝医院赶去。

我们一群“骨干犯”(编者注:类似车间的管理人员,协助监狱警察管理生产上的各类事宜)正在文教监区的门口练太极,抬人的担架匆匆路过,我们停止练习,去看热闹,唯有“海豚”微闭双目,手臂挥舞,进退有度,嘴中喃喃:“左揽雀尾……云手……单鞭……”

海豚是我们“太极队”的创办人,他平日修佛,做任何事情都讲究入定。

1

监狱里的文教监区押犯数不足30人,收押的大多是科级、处级、厅级的落马贪污犯,海豚是个例外。

他是盗窃犯,偷的不是一般的财物,而是数以亿计的阿拉伯数字。

海豚原名徐小伟,1981年出生在广东惠阳县的一个中医世家。父亲一心想让他传承祖技,专研中医,但他却很不争气,常做些放生入药用的土鳖虫和地狗子的事,因此没少挨揍。

他对动物的悲悯之心并没有在棍棒之下有丝毫减弱,反而延伸得更广。比如,他的父亲刚取完一篓杨梅树皮,他后脚就会跑到山上,给那些被剥了皮的杨梅树包扎。

“痴线”(粤语,神经病),邻居们在背地里都这么喊他。

海豚并不是家长眼中的聪明孩子,他的学习成绩不突出,高考刚过二本分数线,勉强挤进了某师范学院计算机系。进入大学之前,他只在高中接触过一两次电脑,对于这个方方正正的机器,他一无所知。

黑得了黑客,却黑不过贪污犯

他所有的知识都是在学校学到的。2005年,海豚在学校用源代码制作了一个名为”狐狸王”的蠕虫病毒。这个病毒发布后,全国每一百台染病的计算机里就有近两台中的是“狐狸王”。

很快,他的“杰作”就被瑞星收录到了十大病毒的排行榜内。这时候的海豚只是一个在校学生。

2006年,他又设计了一款名为“顶狐下载者”的软件,放到网上供人免费下载。这款软件里隐藏了一个叫“顶狐结巴”的木马病毒,它有记录键盘敲击轨迹的功能——只要用户登录网上银行,那么个人帐号和密码就会被窃取。

不仅如此,当时市面上的各大杀毒软件对此毫无招架之力,这使得“顶狐”一经推出,就受到黑客们的热捧。

海豚把自己的“成果”与其他黑客共享,当然,这也并非是“无私奉献”。他在病毒里设计了数据回收功能,黑客们利用该病毒得到的所有数据,最终都会汇聚到他的电脑里。

于是,黑客们在前方“黑”电脑,他在幕后黑了黑客。

2

往后,海豚的电脑每天能回收3个G的数据,约合15亿个汉字——200本《辞海》的信息量。

他把这些数据分类整理,提取出网银的账号和密码,以400元/G的价格打包出售。买主叫“银星”。

起初,银星用这些帐号和密码疯狂购买游戏点卡,再以6折的低价转卖套现。很快,这种方式就没法再满足他了。他和一个伪造信用卡的高手一起,拉拢海豚入伙。海豚负责提供网银信息,银星就和另一个人利用这些信息伪造信用卡去银行取现。

未满一年,银星套取的现金金额就达到了300多万,但在不到十次的交易中,海豚只拿到了几千元。

当警察抓住银星的时候,他还有海量的信息没来得及处理。

当年还没有“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”这项罪名,海豚这种窃取数据的行为被认定为“盗窃罪”,他心有不甘——对于一个黑客来说,与普通的蟊贼为伍是一种莫大的耻辱。

入监服刑的第一天,按例要登记罪犯的基本信息。表格栏里要填写个人特长,海豚写的是“剪纸”。

黑得了黑客,却黑不过贪污犯

特长这一栏中填写的内容,往往决定着每个犯人的“牢运”。监狱分配犯人的劳动岗位会参考他们的特长,擅长厨艺的有机会被分去伙房;有电工技能的容易当上安全员;有医学知识的也可能做犯医……

这导致监狱里“厨子”、“医生”、“水电工”的数量一时居高不下,所以大部分犯人最后只能去踩缝纫机。

海豚写的是剪纸,这个特长独一无二,恰巧当时正在搞“创建现代化文明监狱”的活动,非常需要有文艺专长的犯人。文教监区的分管领导找到海豚时,他正在5监区加工牛仔裤。在嘈杂的机器噪音和满车间的布料粉尘里,分管领导眼看着他把一张制版样的牛皮纸变成了一只优雅的凤尾蝶。当天,海豚就出现在了被犯人们视作“天堂”的文教监区。

海豚到监舍的时候,拎着一个红条纹的编织袋,手上沾满了蓝染料,邋里邋遢的,一看就知道他没什么背景。文教区的警官也没察觉出他有什么特别,尽管他的判决书就放在办公室的档案盒里,但没人有闲工夫去翻阅。

直到一个月后,央视的记者入监想采访海豚,大家才知道他“黑客”的身份。

3

央视记者的采访没有成功,是监区干部让海豚回绝了采访。

所以在2009年的央视315晚会上,报道海豚的案例时,只用了他一张放大了的一寸照片。

海豚自入监服刑以来,对法院判定的盗窃罪一直表示不服,他原本想要好好地向记者鸣冤申诉一番,可监房组长把他反常的思想动态反映给了警官。

警官对他进行了一番严厉的批评教育,告诫他:“要珍惜现在的改造环境!”干部们也认为他不认罪、不悔罪,“万一被记者写出来,会给监狱教改工作带来负面影响。”

在文教监区,这是海豚带来的第一个麻烦。

往后,麻烦接踵而来。因为会剪纸,海豚原本是做美工的,但他在两个月的时间里,利用干部配给他的电脑,先后编出了罪犯收出工点名系统、图书录入系统、罪犯自学考试报名及学科成绩查询系统。

文教区因此不再依赖人工完成这些改造任务了,职务犯们多出很多空余时间喝茶、看报纸。

好日子并不长久。某次省监狱管理局来检查教改工作,到了文教楼,看见文教监区的犯人们无所事事,当场就质问分管领导:“这些人还是犯人吗?不用参加改造吗?”他们又现场问犯人:“你们为什么进来?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的?”

检查工作结束后,监狱教改科室就加重了文教区犯人的改造任务——每天必须从事2个小时的体力劳动。

文教犯人每天干的活很简单,手工组装塑料花卉的配件,每天2个小时。海豚手脚很快,2个小时的劳动量,他1个小时就完成了,完成之后他就帮别人干,围绕在他身边的犯人都能提前完成劳动任务——这让车间大组长很为难,他不得不继续加大劳动量,以确保犯人们的劳动的时间不低于2个小时。

职务犯们大多已经上了岁数,手脚不灵活,原本完成劳动定量都要超时,加量后,他们就失去了少有的娱乐时间。几天活干下来,职务犯们怨声一片,他们擅长分析问题,最后抓出问题的根源出在海豚的身上。

海豚在文教区成了个害人精,不仅让监狱领导十分头疼,连职务犯们都要一起整他。

而不认罪、不悔罪的“前科”,更成了他的硬伤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127.0.0.122/tutorials/13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